2014年12月14日,我到英国牛津大学彭布洛克(Pembroke)学院参加了为期三天的化学系面试。虽然最后我没有被录取,但这段教授亲自指导我的经历,令我在学术上十分受启迪。

  每年从12月上旬开始到中旬,牛津大学会从申请本科的学生中筛选一部分人参加面试,期间每个系的面试会在相同或不同的时段举行,分别占用两到三天,之后在次年一月初的一天中寄出所有的面试结果。

  牛津大学在做录取决定时,会将学生整体的兴趣爱好都考虑进去。当校方发现这里的教学体系不适合,或不能满足学生的发展时,就不会录取这名学生。当教授告诉我,化学系的教学十分紧凑,无法给予我足够的空间发展文学写作方面的兴趣时,我已能预见结果,抱憾而归。虽然结果并不如意,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与大家分享这段旅程的兴致。

  独特的面试 是考场也是课堂

  我所经历的牛津的面试,是以简单授课的形式进行的。主要以问答形式展开题目,当考生在解决问题遇到困难时,面试的教授会讲解这一知识点,或者给出提示,考生继而能够灵活运用刚学到的新鲜知识,以完成这道题目。

  在我的第三场面试中,教授要求我画出一种由三个氢原子组成的正一价离子([H3]+)的结构。当画出两个氢原子的组合结构后,我便陷入了困境。这时教授便从我手中接过纸笔,开始指导我一步一步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一起画出了三种可能的答案,然后挨个分析,考虑在每种情况中原子的转向,如果相长干涉多余相消干涉,那么需要达到这种情况的能级也就更高,反之亦然。最后,我将所有的能级放在一起比较,选择最低的能级,也就是最容易达到的状态,其对应的离子型态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其实,在每场面试中,我都会遇到瓶颈,但教授总会适时地给予提示或指导,因为面试的目的不是考察我们的知识储备,而是考察我们对于新知识的接受速度和活学活用的能力。

  结交世界各地的优秀友人

  三场面试下来,在牛津收获到的学术知识自然无可比拟。但对我来说更宝贵的是对于“人”的收获。十分神奇,也十分幸运,相同的学术目标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年轻人聚集在一起。

  起初我有些忐忑,担心求学的经历和文化背景的差异会影响我和其他考生的交往,但后来我意识到自己的忧虑是多余的。我们之间最大的共同语言是各自的专业,以及这几天的面试经历与感受。从有关学业的话题,过渡到生活、爱好、文化背景等,互相带来进一步相互了解的过程,短短一顿饭的时间就让我们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甚至找到知己。

  我与来自香港的Marcus相处十分愉快,同为中国人,见面倍感亲切。我们讨论着他在英国所就读的寄宿学校和我在国内就读的英式寄宿学校的相同之处与不同,以及我们所体验的中西方节庆日的不同。来自立陶宛的Earnest曾在圣安德鲁斯大学就读,但他更向往牛津大学的氛围,恰巧圣安德鲁斯大学也是我今年希望申请的大学之一,通过他的描述,我对于学校有了更多的了解。作为一名潇洒的旅人,Earnest的壮举之一便是一路搭顺风车,纵穿不列颠岛,后又横穿半个欧洲大陆,一路上所见所闻的奇人异事令我们大开眼界。

  相比大多数大学提供的为期半小时的现场面试,甚至网络远程面试,牛津极力鼓励我们参加时间跨度为两至三天的多场现场面试,在更全面考核考生的过程中,也为我们提供了解体验牛津校园文化,广交朋友的契机。

  反思失败的结果 认清选择专业的重要性

  此次面试最终失利了,对于我来说与其说是一场失败,不如说是因祸得福—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学术热情和专长。由于我把所希望申请的理想专业,即文学类学科的重心放在了美国大学的申请上,而在申请英国学校时,为了能有机会到牛津开阔眼界,我便报了自以为相对简单的化学专业。然而面试之后,我反而更忠于最初的决定—学习我所钟爱的文学,而不是化学。

  在我经历第一场面试时,教授曾提醒过我,牛津课程紧凑,我可能没有任何时间发展自己的文学写作兴趣。牛津在作出录取决定时,只会录取在这种教学体系下受益最大的学生,因此在拒绝一名学生时,一种原因可能是由于学生的学术水平没有达到特定的高度,另一种原因则是为了给予学生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选择学校和专业时,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的长处之所在,与自己热爱并擅长的学科相关联,才能从大学优秀的资源中最有效率地汲取有益的知识,并且保持学术上的毅力与热情。

  虽然这所古老学府每年只提供有限的录取名额,但却不向任何人吝啬它的教育,我爱牛津的这种学术度量和宽容。

  

上一篇:英国留学:娱乐时间怎么玩?
下一篇:吃货看过来:好吃到爆的伦敦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