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留学那两年:我成为了我喜欢的我

  文/小火炉

 

  中午接到妈妈叫我回家吃香椿和黄芽的电话本来很开心,后来却因为再一次提到该立刻找个男朋友结婚而让我忍不住辩论一番。马上要去台湾旅行,在一个加班的周末里我还是不忘找空给自己做好吃的并上网查各种旅行攻略。

  这些琐碎的生活的片段,提醒着我,还是应该谢谢在英国的那两年,谢谢我遇到的人们,谢谢仍旧陪在我身边的闺蜜,谢谢已经散落在天涯的他。

  初见

  时光切换回2009年的初秋,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爸爸正在拿着一个大袋子,收拾着我从箱子里捡出来的超重的各种物件,一瞬间鞋子包包雨伞纷纷落入,而电饭锅案板擀面杖和各种锅碗瓢盆得以幸存。当行李瘦身至39.7KG时,我将我未来的家托运了。走至安检的门口,潇洒地挥挥手,转身已是泪流满面,我知道,今后的生活里,如果再出现行李超重的问题,只能要么交钱要么扔掉,不会再有人为我善后。

  或许我是天生属于那种适应能力特别强的杂草,把我种在哪里我就能在哪里生长,顺风也好,逆风也罢。刚到英国的第一天晚上只吃了电饭锅煮面,去超市迷路差点回不去宿舍,但是当时SPINNEY的红砖绿草,印度小伙VINU和智利女生CAROLINA的热情,还是让我爱上了这个国度,爱上了这里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把自己修炼成了有独自一本菜谱欢迎点菜的大厨,也能记得伯明翰好多公路的编号。我记得特别清楚,在还没有微信和微博的那一年,有一个小伙伴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这一年,我住在天堂。”

  生活

  坦白说在读书的日子里,我不能算特别勤奋的学生,我不曾经常光顾图书馆,即便去了也是借莎士比亚而不是经济学专业书籍;我也从未熬夜写论文,嗯,其实我是从不会熬夜做任何事情。我对于读书这件事情的态度始终就是,我相信以自己的资质,只要尽到基本的勤勉的义务,达到良好以上的结果没有问题。在国外的日子里,更多的,是体验吧,我不觉得对于生命这个过程而言,各种感受的意义远远大于各种分数。

  首先让我触动的是教授们。MR SINCERE,高级宏观教授,同时供职于英格兰银行,大腹便便、非常聪明,时常发出爽朗的笑声,会摸摸我的书包惊叹一下,“IT IS A BEAR!”;也会在我们把 “BEE”误听成“BE”的时候发出“BIZ——”的声音和做出振翅的动作,上次我上学校网站的时候他已经光荣退休了;MR GOWLAND,说话漏风但是做学术很严谨,CLASS别的教授都是找博士生上只有他是自己上,说到自己小儿子的癌症时眼神里会流露出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奈,却还是一节课都没落下;MR LIU,中国教授,供职于欧洲大学多年,一口纯正CHIGLISH, 但是选修课却人满为患,金发碧眼及黑皮肤亦并不少见。我开始感觉到,在这所古老的百年红砖大学里,其实很多本真的纯正的所谓学术、所谓自由一直在萌芽,也一直在生长。

  到了巴黎,怎么办?LUCY说她在车上听人说可以去坐船。坐船么?最后还是决定奔到巴黎北站去买欧洲之星的票。巴黎地铁里有人问路,向我一样使着蹩脚的法语,我终于长出一口气,我讲英文,我发现对方也长出一口气,继而相视一笑。排队买欧洲之星,错失了当天的票,只能买到第二天。又一个夜晚,我们可怜兮兮地蹲在了巴黎北站。不过也正好是这个选择,让我遇到了除北爱帅哥之外的第二个旅途温暖之星,一位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希腊人、女儿移民[微博]加拿大的老大爷。和他聊天好开心,聊他的小时候,聊他在德国工作的时候,聊他的外祖母,聊他的外孙女EMILY(我的熊背包也叫EMILY,哈哈)。半夜我们这些流浪的孩子被赶到一趟法国高铁上小睡了一会儿。终于终于,在没有再多坎坷的情况下,我们在出发两个小时之后到达了伦敦,看到已经等在站台上的CHAK,我飞奔了过去。

  在那段旅行中,我的英国号码到了法国就已经瘫痪。为了不让CHAK担心,我每天存钢镚儿,找公共电话打给他,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不知道下一站是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后来的后来,我的身边没有了CHAK,但是我爱上了旅行,我去了许许多多的地方,有时候还LUCY以及JESSICA一起,有时候和其他人一起,有时候就自己一个人。但这是我最难忘的旅行,我在这次旅行中找到了自己,找到了人生。其实很多时候,很多路可能就走一次,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回发现不一样的自己,想要拥抱不一样的自己;人生中也不知道下一站是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是终点,但是,好好过每一刻,享受当下,甚至享受每一个意外,都已经是对生命本身很好的回馈。

  不知不觉间笔触间流淌出了这么多回忆。千言万语还是汇总成一句谢谢,那如锦缎般华丽的时光和那些温暖的人们,让我逐渐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我喜欢的我。

  

上一篇:英国留学生活:最受留学生追捧的公司
下一篇:留英感悟: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