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普通高中的学生,直接进入英国大学读本科课程的几率并不高,只有极个别的英国大学(比如诺森比亚大学)可以根据学生的高考成绩或高中三年的平均成绩、雅思成绩录取高三学生。

  所以,从制度层面看,预科成为进入英国大学的门槛。

  预科是模拟未来学位课程的教学模式,通过近似实战的教学方法和学习环境,让学生尽快适应英国当地的学习进度和文化氛围。

  预科的运营单位可能是英国大学,也可能是营利性的国际教育机构。

  预科成绩就像高考成绩似的,将决定学生的去向。

  成绩合格,达到自己申请大学的录取标准时,就相当于考上第一志愿了。

  不合格的情况下,会分流到其他大学,即第二、第三志愿。

  也有可能因为成绩不好,而不能进入英国大学,相当于落榜了。

  从实际效果看,这种桥梁式课程对于长期浸染在国内应试教育体系中的学生来说,是个全新的模式,有助于学生的个人发展。

  18岁这个年龄段的中国学生——特别是一直在体制内学习的孩子们,从普遍意义上讲,其实,还应该算是“低龄”,他们对国际化的学习环境和方式仍然是似懂非懂,而独立在国外生活的能力也仍有差距。

  相比同年龄段的英国本地学生,中国学生显得更稚嫩些。

  由此看,预科其实并非可有可无,而这个规律,也是通过现实的教训和代价得出的。

  我在英国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做苏格兰当地一所学院的国际业务经理,接触十七八岁的高三学生,帮助他们到该学院攻读HND(相当于国内专科)衔接本科学位的课程。

  那时2005年的9月,开学不久,恰逢当时的苏格兰首席大臣(First Minister)Jack McConnel在爱丁堡宴请时任中国教育部部长周济,英国学院的校长也被邀请出席,而且考虑到当时政府间正在洽谈职业教育(继续教育)方面的合作,特意邀请一名来自中国的继续教育学院的留学生作陪。

  校长就带上我和当时招收的中国学生Michael来到了爱丁堡。

  在爱丁堡城堡内举行的仪式真算得上富丽堂皇了,相当于国内人民大会堂的级别了。

  所谓“宴请”,在英国实际上只是个冷餐会,基本上是灌一肚子凉水,说一通你好我好的官话,很可能饿肚子。

  两位部长级的高层领导讲话完毕后,走下讲台,与参会人员一一握手致意、合影留念。

  轮到我们这边了,我很有些“霸气”地把校长和Michael推到了两位部长面前(感觉有点穷凶极恶,事后有点担心被高层的保镖就地捉拿),分别用英语和中文说了两句这个专升本的项目,赢得了高层的肯定与好评。

  我于是迫不及待地为他们照了相,Michael个子高,长得帅,西装革履,站在部长当中(高层特意要求让学生站在中间),光彩照人,给学院挣足了面子。

  后来,Michael和另外两名优秀学生,分别进入了帝国理工学院、剑桥大学、爱丁堡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第一批中国学生到来的消息还惊动了英国当地媒体,有记者上门采访,很快发了一条消息。

  这边的媒体不收车马费,也不需要事先起草的新闻稿,来去匆匆,学院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招待,一杯咖啡而已。

  不过,给学院长脸的事是短暂的,中国学生对学院的影响还远未结束。

  短短一个月,负责宿舍的Neil已经找了我三次,他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主要是抱怨中国学生在房间抽烟烧坏了地毯,在卫生间随地吐痰,用电炉子煮方便面造成整个宿舍区多次跳闸。

  为此Neil拉上我,给所有中国学生开了会,要求大家遵守宿舍规则,但效果并不明显。

  后来,我还被要求打印“禁止吸烟”、“禁止随地吐痰”的中文标识贴在走廊和洗手间里。

  我屈辱地照办了,要知道这个宿舍里住了十几个国家的学生,而标识的文字除了英语,就是中文了。

  比宿舍更麻烦的是有些学生的学习态度。

  有两三个学生经常不交作业,也不愿意沟通,其中一个女孩子基本上一言不发,造成教研室的忧虑。

  我此时又被要求做心理医生、辅导员的工作了。

  我开始感觉这种问题和风险应该在招生时有所规避,是不是招生的过程太快了些?

  带薪实习的问题最多。

  所有学生都到当地的希尔顿饭店参观,并了解了酒店管理专业在实际工作中的应用。

  但在英国的实习与国内完全不同,在国内实习基本上是分配来的,而这里需要学生参加饭店的面试,合格后才能“上岗”。

  第一轮的面试只录取了6个中国学生,其他人开始抱怨项目有问题,并把问题反映到教研室。

  学院同意帮助其他学生继续找实习饭店和岗位,但一再强调带薪实习的程序,必须通过面试,如果不能通过只能等下一次机会。

  眼看着第一批6个学生已经可以“挣钱”了,其他学生的怨气越来越大,甚至惊动了家长。

  我于是又开始忙着做协调工作。

  教研室的Robert找到我,认为中国学生在实习方面的过多要求已经影响了正常的教学工作,有些老师必须花很多额外时间为中国学生找实习地点。

  在英国,而一旦工作流程出现问题,院校方面只能进入流程做应急处理,但这个流程执行起来往往是很慢的。

  而此时的中国学生还在拖后腿。

  Robert是个热情的意大利后裔,我见到他唯一一次言语激烈的时候,是两个中国学生好不容易找到实习机会后,在客房里抽烟、睡觉,被饭店方面退回,其中的一个中国学生被学院警告。

  Robert认为如果中国学生尚不具备实习的素质,教研室方面将暂停继续寻找更多的实习岗位。

  这些学生中,确实有几个“留学失败”,被勒令退学,再一次体现了英国教育“宽进严出”的特点。

  如果当初这些学生都能进入英国的预科项目,上述出现的问题应该会好很多。

  

上一篇:盘点英国带薪实习的那些院校
下一篇:英国大学插画专业有哪些名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