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英国低龄留学,很多学生和家长担心的首要问题之一就是对于尚未成年的孩子来说,能否适应异国他乡的留学生活,真实的留学生活到底是怎样的?纵然网络信息的发达,早已让相隔千里之外的中国学生和家长能够对英国中学有一定粗略的了解,但是,排名、学费、地理坐标等冰冷的数字却仍不能让他们很好地从生活的角度了解留学生活的具体面貌。

我们通过整理来自三位知名公学和公立中学的学生自述,从而让对赴英低龄留学的学生和家长近距离了解留学生活的真实情况。今天,就跟着我们跨越欧亚大陆去探访留学英国贵族中学是种怎样的体验吧!

英国低龄留学Q&A

威斯敏斯特公学:贵族学校究竟以何为“贵”?

爻乍(威斯敏斯特公学)

 

 

我来自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纯粹靠自己考上私立混校里面最有贵族气息的一所中学:威斯敏斯特中学(Westminster School)。现在很少关注排名,不过大概常年保持全英前三的位置,有超过50%的牛津剑桥录取率,经常和圣保罗、伊顿在排名榜及各种体育活动中相爱相杀。

学校最大的特色是连着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就是凯特和威廉结婚的那个教堂,当然那个教堂还埋着从古到今所有重要的皇室成员和在各个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伟人(牛顿也在里面),我们学校每周有三天早上的教会服务是在里面进行的。

学校在伦敦市中心的中心,斜对面就是国会议院和大本钟,穿过一条仅对师生开放的密道就是大教堂,出门左拐就是维多利亚大街(Victoria St),右拐过一条桥就是伦敦眼,桥下面就是泰晤士河。每次进学校大门都能看到斑驳染着黑色的墙壁,脚下踏的是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学校有几个地方重修过,因为二战德国的空弹炸掉了我们的大礼堂和教学楼。

我是住校生,每天早上都能被大本钟的钟声吵醒,上课望出去就是教堂巨大的琉璃窗,周末出校门就能碰到国会议院前面的游行示威,遇到女王去大教堂的时候学校会被整个防守起来,不过说到这里女王还参加过我们学校体育馆的开幕仪式。

在1179年就建立起来的学校有多老派是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的,学校有一套威斯敏斯特语言(Westminster Language),年级和某些学校的地名的表达方式跟普通中学完全不同,好像去大礼堂会说up school,体育活动时间是station,赛艇被称为water,A-level最后一年是remove等等。就像老师所说,将来单凭这个就能认出校友。

学校除了校服与时俱进之外,平时早上的集会老师都要在外面披有代表自己学院颜色的外袍。周二和周四的集会不在大教堂了,在我们学校的礼堂,用拉丁文唱歌做祷告。住校生还多了一个晚间祷告,用最古老最基础的几个音唱拉丁文的告词。

所以你可以想象我的同学都是些什么人,非富即贵,不然怎么能跟伊顿称兄道弟。我们有外交部部长的女儿,selfriges & co. CEO的女儿,德国贵族一个已经继承了爵位的儿子,我们这一届竟然还有蒋介石的一位重重重孙女,他们都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地在这所学校学习,经常可以听到老师跟他们聊起他们的哥哥姐姐或者爸爸叔叔。

我敢保证我们学校学生说的英语在伦敦是最有贵族腔的,说话方式特别有英国文化的精髓,谨慎克制中带着幽默,嘲讽开得优雅又诙谐。而且他们每人基本平均会三门语言,两门乐器。

这个中学还有一个很古老又很歧视人的分院方式,就是把最聪明的人全部分进一个叫college的院,所以college的人在我们学校又是精英中的精英,事实也证明了他们基本都去了牛津剑桥,还有几个去了耶鲁哈佛。每年圣诞的时候都会在教堂里面举行一个盛大的基督教教会服务,所有的学生和以前的学生以及家长们都可以参加,其中有一个环节是College的人身着长袍从教堂大殿捧着蜡烛排队走向象征着皇室的墓室,一边用拉丁文唱歌。

我们学校因为身处政治中心,再加上同学家里不是有钱就是非常有钱,清一色的保守党支持者。还记得有一次学校叫停了午间休息时的足球运动,我们的学生主席号召全部学生在校长办公室下面抗议,抗议了三天还真的起效了,又可以踢足球了。

我觉得我现在说起来,每一幕都栩栩如生,这每一个片段都构成我的感受和体会。身处这样的一所学校,你所感受到的贵族气渗透在每一点每一滴,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从眼神到站姿无不淬炼得优雅得体,你会深刻地感受到英国一千年左右的文化滋养出来的人,就像弧度光滑美丽的骑士剑,节制却优美,而出鞘的时候的锋利足以让人却步。就用我爸妈参加完我毕业典礼之后说的一句话来收尾吧:“你以后人生再也不会有比这更贵气的学历了。”

圣保罗男子中学:对学生行为规定严苛 违反或导致休学

Andy Xia (圣保罗男子中学)

 

 

我进圣保罗中学大概十岁,一个人远渡重洋开始新的生活。英国的学校,基本有名的私立都是男女分校,被称为Independent school。这其中的佼佼者被称为Public school,英国教育是等级制度非常严格的,接受的教育往往决定了未来的方向和圈子。男校的生活至今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笔财富。

首先是课程选择上,比绝大多数学校可以选的课程多一些,而且每一门课的教学质量真的没话说。A level 和GCSE甚至Oxbridge的升学率都是在英国可以排到很前面。运动方面,大量的运动课程可以选择。在那个阶段,学校里最受欢迎的永远是每项运动最强的那个人。

说说其他方面,由于是Boarding school,所以和家人见面的时间很少,大量的时间都是集体生活,大家一起念上来可以建立起非常强的情感和联系,这种关系是大学里没有的。一直到今天,我身边最亲近的朋友依然是那个时候的朋友。

学校是教会学校,每周日都要做礼拜,我曾经也是唱诗班的成员。个人而言,宗教对于我的影响在于教会我用不一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去看待自己的人生以及挫折和考验。所以在遇到问题和困难的时候不会那么紧张。

此外,还有学校对绅士的培养,这种从小开始就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孩子们,后来自然而然就成了一种习惯。 学校对于穿着以及行为举止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一旦违反就是detention(延迟毕业)和suspension(休学)。 调皮捣蛋的孩子受到惩罚的不少,但是最后被开除的也有。

所谓贵族学校也好,高昂的学费并不意味着奢侈的生活方式。大家觉得贵族学校的生活就是很奢侈的,的确有人过着这样的日子。但是这毕竟是极少数,多数孩子不敢说节俭但是都不会浪费或者浮夸。因为绅士的底蕴需要三代去培养。

至于缺点嘛,上大学以后见到女孩子会脸红,然后也不太会和异性相处聊天,如果学的还是理工科的话,所以很多男生和我一样读了理工科,感觉从一个男校去了另一个男校。

拉格比公学:近一半教师毕业于牛剑 社团活动丰富

David chen (拉格比公学)

 

 

我在九大公学之一的Rugby school上学。拉格比在英国的名声还是很大的,作为橄榄球的发源地,可谓人尽皆知。

论师资,有尽一半的老师都是牛津剑桥毕业,就我个人而言,我的两个数学老师,一个是伊顿和剑桥毕业,一个是牛津。我的两个物理老师也都是博士学位,其中一位之前是著名对冲基金经理。哲学老师也非常厉害,两位都是博士,牛津理论物理和哲学系毕业,另外一位老师也不逊色,于九月份离开我们学校去华威大学当教授去了。

其他方面,学校的校友资源还是很好的,我的同班同学的爸爸是Barclays银行的COO,舍友的爸爸是kpmg高级合伙人,非洲区负责人。

社团也很丰富:太极拳俱乐部,苏格兰舞俱乐部,冷笑话俱乐部,小品俱乐部等等,高端的有古典文学俱乐部,哲学俱乐部,政治俱乐部…基本可以满足你一切需求。高年级课程设置相对轻松,主要靠自己,每周六天课,其中2346半天,1357上午要去教堂。在学校的低年级,拉丁文是必修的,现在每天午餐结束后,老师仍然会说一句拉丁语的祷告语。学校的校歌也是用拉丁文唱的。

就我个人而言,基本很少写作业,高二时一周在课外花在写作业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但是如果你不想像我一样在被剑桥面试以后残忍的拒掉,你最好还是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 不要理所当然的以为英国的数学很简单,诚然,A-level普通数学非常简单,但是Pre-U Further Maths是另外一回事。

以我自己举例,我UKMT senior maths challenge 两年连续学校第一,全国前600,入围英国奥数队筛选资格赛,但是如果我不做作业的话,第一年没事,但是第二年FMaths只能勉强及格,甚至拿到过U,不刷题是不可能考好的。 其中很多内容是国内和美国大学才会涉及到的内容。

在学校还有很多只有在这里上过学的人才知道的俗语,比如在学校6th form称为XX,因为最一开始学校高年级只有20个人,还有很多但是现在已经有没人用了。国际生是学校重要的一个团体,除了欧洲来的白人,学校也有一部分黑人,应该是公学里最多的吧,纽约时报前不久还报道过说我们学校资助贫困黑人学生上学……到我这届为止,中国人都很少,我年级就只有两个,但是因为新校长喜欢国际学生,所以从下届开始会扩招很多,有兴趣的可以关注。

  

上一篇:英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放开了对签证担保的要求
下一篇:【英国UCAS】推出全新分值换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