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首次就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目标表态,强调英国将进行“硬脱欧”,并誓言要从欧盟拿回边境控制权,以限制进入英国的欧洲移民人数。

 

  梅的这份“路线图”有几个特点:

  第一,将限制移民作为比留在欧洲共同市场更为重要的目标,凸显了英国政府回应国内主要因移民问题而选择“脱欧”选民的关切;

  第二,它在描述英国“脱欧”后英国与欧盟、英国与世界的关系时显得“野心勃勃”,要让英国在对外贸易上双轨前行:一方面英国可以与美国、印度等欧盟外成员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从而打造“真正全球性的英国”,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谈判“最大程度地进入共同市场”;

  第三,对欧盟既有威胁也有讨好,可谓软硬兼施。在“硬脱欧”的同时,又承诺“脱欧”后英国为加入欧盟某些计划,可能会给欧盟经费做出一些“适当的贡献”;

  一方面针对欧盟可能对英国“硬脱欧”设置的惩罚性关税发出警告,称这将是“灾难性的自损行为”,另一方面又表示希望能够保证欧盟公民在英国的地位。

  可以说,英国人重实用、渐进、经验与怀疑的外交风格以及功利主义的“疑欧传统”在此次“脱欧路线图”的宣讲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份英方“脱欧路线图”清晰表明,英国要以“净脱欧”的方式退出欧盟机构,从而从欧盟拿回一系列丧失的主权: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和欧盟关税同盟,从而收回与欧盟外国家自贸条约谈判权;退出欧洲法院,从而拿回立法和司法权;限制进入英国的欧洲移民人数,从而重新拿回边界管控权。

  舆论普遍猜测,欧盟在对英国的“脱欧”谈判中会尽力表现出强势,对欧洲右倾化过程中可能再度出现的对一体化的冲击以儆效尤。

  目前欧盟确实已展现出强势态度。

  欧盟负责脱欧谈判的官员在梅演讲后随即表示,英国要想在不允许移民自由流动的前提下和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议,这一想法只能是“幻影”。

  如果英国最终以“净脱欧”的方式离开欧盟,预料将产生多重影响。

  欧洲一体化进程将严重受挫。

  英国成为第一个从欧盟脱离的国家,这对德国、法国等同样受到移民问题冲击和全球化挑战国家的右翼势力是一种刺激,或导致更多国家出现欧盟“离心化”倾向。

  在英国宣布“硬脱欧”后,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法国总统候选人之一的勒庞就对此大加赞扬。

  英国会与欧盟以外的诸多贸易伙伴商谈自由贸易协定,一旦脱离欧盟,这些贸易协定将生效。

  目前,英国已开始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等国进行初步的贸易谈判。

  就在几天前,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接受《泰晤士报》专访时承诺,将在自己上任后几周内与英国签订一份“快速、公平的贸易协定”,以助力让英国“脱欧”成为“伟大的事件”。

  英国为了确保其在“硬脱欧”后的经济竞争力,防范金融企业向欧洲大陆转移,可能通过低税收吸引跨国企业,将自己打造为“避税天堂”。

  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最近表示,成为“避税天堂”可以是英国“脱欧”后选择的一条出路。

  但这么做的风险是可能导致英国与欧盟展开贸易战。

  按目前进度表来看,如果一切顺利,英国“脱欧”将在2019年3月底前完成,但按照英国目前希望与欧盟签订自由贸易协议的目标,英国将寻求与欧盟按照行业协商进入共同市场的途径,这将很难在规定时间内完成。

  而这期间,英国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从欧盟拿回自身主权的同时,也意味着英国从欧洲机构中全面撤出,从而丧失了在这些机构中的成员地位和话语权,英国作为“欧洲桥梁”的地位或将受到冲击。

  需要强调的是,英方公布的“脱欧”谈判目标只是单方面计划,英国最终将如何“脱欧”取决于与欧盟冗长复杂的谈判,取决于英欧双方实力及各自对对方的依存度。

  正如英国《独立报》一篇评论所言,最终决定英国如何“脱欧”和“脱欧”后英国地位的,不能只看英国怎么说,也要看欧盟怎么说。

  

上一篇:英国教育系统改革下的私校与公校 排名明显落后
下一篇:英国签证系统3月起将作重大改写 业界呼吁简化系统